文章详情

荔枝大批上市怎么吃荔枝不上火


  前天在小报上看见奇闻,说福建有一少女,买了二斤荔枝回家,晚饭后坐在电视机前吃,不知不觉,人就昏迷过去,鼻血流个不停。居然有人吃荔枝吃成这样,惊叹之余,我忽然意识到,今年又是荔枝的时令了。

  那少女的体质也许与荔枝相冲,才有这等后果。常人吃荔枝不至于如此不堪,但吃荔枝最易忘情,虽深知一颗荔枝三把火,而清凉的甜水唇齿间流淌,古训就抛到脑后,等手再一摸,篮内空无一物,才发觉一颗颗荔枝已纷纷下肚,后悔不及。祈求老天保佑已不管用了,第二日早饭第一口豆浆刚含进嘴里,一阵钻心的刺痛从舌上传出,惨然张嘴照镜子,溃疡如小小火山口,一触即发,这就是荔枝凶险的温柔一刀。

不吃荔枝不识红颜

  但是荔枝实在美味难得,一鲜难求,稍一过季就只剩下枯瘪的荔枝干了。我是个标准的荔枝嗜客,每年时令下来,前后开怀大啖不下百颗,而口腔溃疡也准时来袭,爱之深,恨之切。

  今年,我得多留个心眼,打听去火的法子。我问卖荔枝的小贩,他拍胸脯告诉我一个窍门。把荔枝连壳泡在淡盐水里,放进冰箱一个小时,拿出来清水洗干净,这样吃包管不上火。我觉得这法子有些悬疑,因为荔枝外皮粗厚,好比木质,用冷盐水泡胀,就算火气被泡出来,荔枝鲜味也该损失了不少,实在可惜。

  我于是又问一位营养师,他先告诫我少吃荔枝,此物最上火,实在忍不住要吃,吃之前先煮一小锅猪骨汤,盐味放清淡些,凉后与荔枝同食,去火效果很好,且有助通气消化。于是我就联想,猪骨汤想必咸咸腻腻,汤皮上浮一层猪油,滑溜溜,亮晶晶,喝一口粘得满口油滑,而荔枝肉质清爽,甜滋滋,脆崩崩的水果新鲜嚼劲,若以猪骨汤相佐,相濡以沫,口腔里什么滋味?一阵恶心,我停住联想。

  关于去火,其实我自有家传小方。没什么大不了,就是众人皆知的绿豆汤,相当管用,遇到虚火旺,口干舌燥,喝一口就见效。这小方子外婆传授给母亲,母亲又在我身上培养,家里经常使用。只是绿豆一来要泡,泡胀了要熬汤,很有些麻烦;二来绿豆味苦,不似咖啡由苦而至醇厚,也不如绿茶于苦中有清气逸出。绿豆的苦味是从淀粉甘味中恶意泄露的一丝药苦,所谓先苦后甜,甜上加甜,而先甜后苦,就苦不可耐,绿豆正是后者,破坏气氛,令人生厌。当然,绿豆的苦味也有克星,它遇糖就化,化解后苦味没了,甜味还能豁然开朗,别有洞天。可是,吃荔枝本就图它的天然鲜甜,兑上人工提炼的蔗糖绿豆水,岂不是自煞风景?

  北京今夏不算太热,晚饭后出来乘凉,偶尔还能吹起几阵凉风。今天也是这样,我到大院里散步,风爽爽地吹在身上。路过何老太太家门口,看见她正坐在小木椅子,手里拿着一把蒲扇。我跟她打了声招呼,迈步走过。刚走几步,就听老太太叫我:“小杨啊,先别走,进屋吃几颗荔枝吧,你大叔今天刚买回来,甜着呢!”

  我正隐隐觉得唇舌间有些烧灼,火气正旺,上周连续三场饭局种下的恶果。前日记起新鲜荔枝上市,我按兵不动,耐着性子想等虚火降下来,计划过几日再不计后果地大啖一场。可惜我最大的毛病就是不会当面拒绝人,眼见何老太太好意请吃荔枝,我说:“何姨,我谢谢您了。这刚吃完晚饭,出来走走路,消消食。”一边说,我一边摆手。

  何老太太面露不悦:“吃几颗荔枝怕什么呢?来来,进屋吃。”说着就起身,利索地抓住我手腕,不由分说拉我往屋门里走。

  进门看见何叔坐在沙发上,正看新闻节目,见我来了,招呼我坐下。何老太太很快从冰箱里端出一大盘荔枝,堆得老高,看样子少说三斤重。我心里直打哆嗦,暗下决心今天只能象征性地尝两颗,不要误了几日后那场计划中的荔枝盛宴。

  何老太太是行事爽朗的人,她招呼我一声,自己也坐下来,就开始剥荔枝。三下两下,她就把一颗圆滚滚的荔枝肉塞进了嘴里,美滋滋嚼起来。我心里有盘算,不能追上她的节奏,只慢慢地剥着荔枝皮,找话头说:“何姨您牙口真好!”

  何老太太点头一笑,何叔却接话:“她牙口好?一年四季,一季掉一颗,笑死人了。”我惊讶地看了何老太太一眼,她嘴里嚼着荔枝,乐呵呵的样子,一脸不在乎。我忍不住说:“那您可留意了,这荔枝吃多了上火,酸酸甜甜的还伤牙齿。”

  何老太太指了指墙上,点着头说:“放心,十年前医院就给我下死亡通知,说我癌症最多活三个月,那三个月可把我愁得啊,饭不想吃,水不想喝。你看我,这都十年了,身子骨还不是好好的?儿子孙子都瞧着我呢,我的胃口就是好,爱吃什么我就吃什么!”我不知该怎么接话了,我知道她指着的是挂在墙上的黑白照片,我也知道那照片意味什么。

  那是一个张全家福,照片里有老太太的儿子、媳妇还有孙子,听说她一共两个儿子,大儿子早年犯肾病死了,这是她小儿子。两年前小儿子一家三口开车郊游,前方一辆运土石方的大货车突然刹车,他们的车来不及停,以时速五十公里钻进了大货车尾下,整个车顶被压扁,一家三口同时丧命。得知噩耗,何老太太的原配丈夫一口血吐出来,当场气死,如今坐在我旁边的何叔今年才跟老太太结的婚,恰巧也姓何。

  何老太太似乎注意到我第一颗荔枝还在手上摆弄,急忙催我:“怎么不吃啊?瞧这荔枝多新鲜,一年难得一季。你何叔他不能吃,一吃就过敏,脖子上冒疹子。不是我逼着,他才不爱去买回来。快吃,快吃。”说完她摘了一颗,剥开半边皮,递到我手上。我连忙伸手接住,惴惴地说:“谢谢何姨,我这几天有些上火,吃两颗就好。”我把荔枝放进嘴里,果然是上品,甜蜜可口,凉凉的很好吃,但是鉴于我的荔枝盛宴计划,我只能慢吞吞地吃完手里的两颗,就拍拍手,作势不再继续。

  “我老太太都不怕上火,年轻人怕上什么火呢?别人说吃荔枝一次不过五颗可保不上火,我年轻的时候,一次二十颗也不怕。现在是不行了,最多十颗就吃饱了。”何老太太边笑边说话,手上又剥好两颗递过来给我,她面前桌上已有一堆荔枝皮。我察觉自己嘴唇上火的灼热似乎加剧,心想几日之后的荔枝盛宴会不会要延期,不知道哪里生起的蛮横心,我捂着嘴,连连摆手,做出怕上火的样子,硬生生推辞了这两颗送到面前的荔枝。何老太太见我态度坚决,只好缩手回去,把其中一颗荔枝放进自己嘴里。这时我才发现,她吃荔枝的样子实在令人惊心,只能用容光焕发来形容,八十岁老人应有的龙钟,此时在她身上竟然荡然无存。

  也许我鲁莽了,拒绝她的荔枝,也许是做了一件很残忍的事。我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黑白照片,照片里那一家三口很温馨的笑着,正在对着何老太太,而何老太太当着他们的目光,无限投入地享用荔枝。我忽然想,如此一位老人,何止是在享用荔枝,那一颗荔枝里有她的人生。

  “这荔枝果然甜,我再陪您吃几颗。”我的手不禁又拿起了一颗荔枝。

  “我就说好吃吧,能吃就是好福气,你可别跟我客气,多吃几颗。”何老太太向我投来笑脸。那笑脸,无论我从哪个角度,胜似红颜。



订购批发新鲜荔枝请点击这里



青岛水果

 

  • 地址:中国山东省青岛市黑龙江南路422号B区8号  电话:(86-532)66777366  手机:13605425977
    传真:(86-532)83805176 邮编:266071 E-mail:joinluck@vip.163.com  鲁ICP备09026686号



  • 青岛水果|青岛水果批发|青岛水果销售|青岛水果批发零售|青岛水果批发市场|青岛红富士水果批发|青岛黄香蕉水果批发销售|青岛大樱桃水果批发市场|青岛水蜜桃水果批发|青岛大泽山葡萄水果批发零售|青岛草莓水果销售市场|青岛赣南脐橙水果批发|青岛水果在线|青岛水果配送|青岛水果导购